橡皮鴨與玫瑰

在虛實之間如何選擇

番外1:某個人類變成妖怪的原因【KA->SA】

本文其實是基拉魯妖魔日常的番外。
但我更想說他是前篇。
雖然說主篇是SA但這篇不是!
如果無法接受KEISUKE跟AKIRA純粹的感情的朋友
請愛用小紅叉,不要說我雷你感謝。



【故事開始】

握著懷裡的項鍊,多久了?
離開那已經五年了吧!老是覺得好像昨天。
AKIRA想著;今晚的基拉魯是個雨夜,勢必沒辦法出門。
這樣的夜,總讓人不免陷入沉思。
SHIKI擦著日本刀,如入定老僧。
AKIRA看著窗外,讓思緒跟著時間回朔。

他還是人類的時候,對於生與死的界線感到無所謂。
沒有高潮,沒有新鮮。每天的日子就這麼過去。
KEISUKE,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孩子,他們兩個從小就是鄰居,同時也是長長膩在一塊的好朋友。
不是說KEISUKE沒有自己的社交圈;相反的,KEISUKE很受村裝裡的人歡迎。
KEISUKE是個不錯的男孩,既會電工,也會修水電,做的料理也很好吃。
AKIRA常常覺得,也許KEISUKE比自己還要強也說不定。
但KEISUKE一直覺得自己在拖累AKIRA,時不時說著喪氣話。
自卑的情緒,有時讓AKIRA看不下去。
AKIRA一直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一直到兩人的生命結束。
瘟疫蔓延了整個村莊,好多人好多人因為這場瘟疫失去生命。
不幸的,KEISUKE也受到感染,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AKIRA沒想過KEISUKE會如此,著急的打聽治療的方法。
他不想KEISUKE死掉,已經沒有時間了!
據說,有種藥草能夠治療瘟疫,但他生長的地方有魔獸棲息,非常的危險。
聽到有希望,AKIRA顧不了那麼多,帶著小刀就往森林深處探索。
沒有食物、沒有飲水、沒有休息;枯枝劃破衣服,銳草留下一道道紅痕。
身體已經支撐不住,意識也逐漸渙散。
KEISUKE…
想起倒在床上,正與死神搏鬥的摯友,AKIRA咬牙,靠著意志力前進。
終於,他看到了粉紅色的花朵。
是藥草,KEISUKE有救了!
AKIRA衝向前,忽略他身處於危險的森林中,身上的傷痕還有流的血,無疑是給猛獸的指引。
有美味食物的指引。
採到草的那剎那,AKIRA聽到風聲,然後…
磅!!!
AKIRA倒在地上,紅色的血從腹側黑紅的洞口流出,好像還有什麼軟軟的跟著出來。
失去痛覺,還是因為太痛所以麻痺了,AKIRA只知道好累,好想睡…
他不能倒在這裡,好不容易找到藥草,KEISUKE在等他。
「啊----!!!!」
AKIRA大叫,紅色的月照在他身上。
身體緩慢的恢復,魔獸咬下那身體的那一刻,他的嘴巴被一雙手擋住。

喀拉,魔獸的下巴不見了。

魔獸痛苦的哀鳴,但沾滿血的手不打算放過他。

「我不能…死在這裡。」

AKIRA回神,滿地鮮血跟碎肉,他的手被血染紅,嘴巴充滿鐵鏽的腥臭。
他把…魔獸殺了,然後…吃掉了?
看著藥草,AKIRA搖搖頭,將手隨便在衣服上抹幾下,小心摘下藥草。

有了藥草,KEISUKE的身體慢慢恢復,但AKIRA原本平靜的日子回不去。
AKIRA嚼著索然無味的食物,突然懷念那時後魔獸血的滋味。
血!?
AKIRA呆住了,他怎麼…想要血的味道。
難道他已經…不是人類了…

肚子好餓…口好渴…好想…好想要撕裂什麼,支解什麼…

一隻魔獸闖入村子,巨大的身軀還有利爪讓村民招架不住。
好香好甜的味道,AKIRA雙眼放光,小刀悠美的劃下森白的光,魔獸身上留下一道紅。
月光下,驚恐的村民看著AKIRA殘殺了巨大的魔獸,沾滿血的臉是幸福的笑容。
怪物!他不是人類!是怪物!

村民包圍AKIRA,手裡拿著農具還有火把,他們的眼神告訴AKIRA,他們已經把自己當作是那隻魔獸般的存在。
AKIRA看著他們,無畏的笑。
他早就知道這樣的結果,也罷反正他是一個人,一直都是…
「AKIRA!」
KEISUKE從人群裡跑出來,擋住村民的視線。

「KEISUKE…」AKIRA詫異的看著平常溫順的他。
「AKIRA救了大家一命,我不懂為什麼大家要如此對待AKIRA!」KEISUKE大喊。
「他已經不是人類了,大家都看到AKIRA居然一個人就把那隻怪物給殺了,還喝那隻怪物的血,你要我們怎麼相信他不會殺了我們。」
「就是就是!」
「趕出去!」
「殺!」

看著村民的反應,AKIRA終於出聲
「KEISUKE,不要緊,我離開就是了…保重。」
收起小刀,AKIRA瀟灑離去。
他的離開,對大家都好,他已經不是人類。
KEISUKE你要保重,別畏畏縮縮了。AKIRA心想。
「等…等等我阿!」
聽到聲音,AKIRA愣住,停下腳步轉頭。
不遠處,KEISUKE往他這跑來。
「KEISUKE你怎麼…」
「我要跟AKIRA…一起…」KEISUKE一邊喘一邊說。
「你不怕我殺你了?」
「為什麼要怕,我的命是AKIRA救回來的。雖然我不是很厲害,但是我可以幫AKIRA洗衣作飯打理生活。」
「你…」AKIRA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AKIRA讓我跟著嘛…還是…你嫌棄我…」
好像狗狗,AKIRA看到KEISUKE可憐兮兮的表情想著,最後忍不住笑出來。
「我不會嫌棄你的,本來就不可能。」
「太好了!AKIRA!」KEISUKE抱住AKIRA高興的歡呼。
真是的…AKIRA無奈的笑。

後來,他們在山的深處蓋了間小屋,過著自給自足的日子。
雖然不方便,但是這樣平靜的日子才是最幸福的吧!
可能是太幸福了,時間流逝的太快,讓AKIRA措手不及。
轉眼間,KEISUKE倒在床上,蒼老的他,用著布滿粗繭還有皺紋的手正握著AKIRA的手。
非人的AKIRA外貌還是跟那時後一樣美好,KEISUKE看著他。
「謝謝你…AKIRA我好幸福…」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AKIRA努力維持內心的平靜,但眼眶的淚不斷打在床鋪上。
「只可惜...沒辦法在陪AKIRA了...」
「我...」AKIRA握著那隻手的力道加重了。
「AKIRA...聽我說...」
「嗯...你說」
「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
KEISUKE笑著說,表情是那麼的幸福還有滿足。
他們,好像回到過去單純的時光。
慢慢的,手的力量消失了。
「KEISUKE... KEISUKE... KEISUKE...」
AKIRA呼喚著他,但是呼喚的人已經在也醒不來了。
KEISUKE......

那天,也是下著雨...


「AKIRA」
SHIKI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放下自己的刀,盯著他。
「嗯?」
「你哭了」
摸上臉,是淚水。
「原來我...還會哭啊...」
AKIRA苦笑著。
SHIKI瞇眼,用力的把他走,推倒在床。
「你是我的所有物,你居然想著別人哭,我要讓你明白,你的淚水只能為我流。」
SHIKI邊說邊動作,利索的把AKRA脫光光。
「你!住手!」
「你是我的。」
雨夜中,交疊的身影在投影在白色的牆壁上。

【FIN】
番外01:某個人類變成妖怪的原因【KA->SA】

本文其實是基拉魯妖魔日常的番外。
但我更想說他是前篇。
雖然說主篇是SA但這篇不是!
如果無法接受KEISUKE跟AKIRA純粹的感情的朋友
請愛用小紅叉,不要說我雷你感謝。

【故事開始】

握著懷裡的項鍊,多久了?
離開那已經五年了吧!老是覺得好像昨天。
AKIRA想著;今晚的基拉魯是個雨夜,勢必沒辦法出門。
這樣的夜,總讓人不免陷入沉思。
SHIKI擦著日本刀,如入定老僧。
AKIRA看著窗外,讓思緒跟著時間回朔。

他還是人類的時候,對於生與死的界線感到無所謂。
沒有高曱潮,沒有新鮮。每天的日子就這麼過去。
KEISUKE,一個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孩子,他們兩個從小就是鄰居,同時也是長長膩在一塊的好朋友。
不是說KEISUKE沒有自己的社交圈;相反的,KEISUKE很受村裝裡的人歡迎。
KEISUKE是個不錯的男孩,既會電工,也會修水電,做的料理也很好吃。
AKIRA常常覺得,也許KEISUKE比自己還要強也說不定。
但KEISUKE一直覺得自己在拖累AKIRA,時不時說著喪氣話。
自卑的情緒,有時讓AKIRA看不下去。
AKIRA一直以為,這樣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一直到兩人的生命結束。
瘟疫蔓延了整個村莊,好多人好多人因為這場瘟疫失去生命。
不幸的,KEISUKE也受到感染,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AKIRA沒想過KEISUKE會如此,著急的打聽治療的方法。
他不想KEISUKE死掉,已經沒有時間了!
據說,有種藥草能夠治療瘟疫,但他生長的地方有魔獸棲息,非常的危險。
聽到有希望,AKIRA顧不了那麼多,帶著小刀就往森林深處探索。
沒有食物、沒有飲水、沒有休息;枯枝劃破衣服,銳草留下一道道紅痕。
身體已經支撐不住,意識也逐漸渙散。
KEISUKE…
想起倒在床上,正與死神搏鬥的摯友,AKIRA咬牙,靠著意志力前進。
終於,他看到了粉紅色的花朵。
是藥草,KEISUKE有救了!
AKIRA衝向前,忽略他身處於危險的森林中,身上的傷痕還有流的血,無疑是給猛獸的指引。
有美味食物的指引。
採到草的那剎那,AKIRA聽到風聲,然後…
磅!!!
AKIRA倒在地上,紅色的血從腹側黑紅的洞口流出,好像還有什麼軟軟的跟著出來。
失去痛覺,還是因為太痛所以麻痺了,AKIRA只知道好累,好想睡…
他不能倒在這裡,好不容易找到藥草,KEISUKE在等他。
「啊----!!!!」
AKIRA大叫,紅色的月照在他身上。
身體緩慢的恢復,魔獸咬下那身體的那一刻,他的嘴巴被一雙手擋住。

喀拉,魔獸的下巴不見了。

魔獸痛苦的哀鳴,但沾滿血的手不打算放過他。

「我不能…死在這裡。」

AKIRA回神,滿地鮮血跟碎肉,他的手被血染紅,嘴巴充滿鐵鏽的腥臭。
他把…魔獸殺了,然後…吃掉了?
看著藥草,AKIRA搖搖頭,將手隨便在衣服上抹幾下,小心摘下藥草。

有了藥草,KEISUKE的身體慢慢恢復,但AKIRA原本平靜的日子回不去。
AKIRA嚼著索然無味的食物,突然懷念那時後魔獸血的滋味。
血!?
AKIRA呆住了,他怎麼…想要血的味道。
難道他已經…不是人類了…

肚子好餓…口好渴…好想…好想要撕裂什麼,支解什麼…

一隻魔獸闖入村子,巨大的身軀還有利爪讓村民招架不住。
好香好甜的味道,AKIRA雙眼放光,小刀悠美的劃下森白的光,魔獸身上留下一道紅。
月光下,驚恐的村民看著AKIRA殘殺了巨大的魔獸,沾滿血的臉是幸福的笑容。
怪物!他不是人類!是怪物!

村民包圍AKIRA,手裡拿著農具還有火把,他們的眼神告訴AKIRA,他們已經把自己當作是那隻魔獸般的存在。
AKIRA看著他們,無畏的笑。
他早就知道這樣的結果,也罷反正他是一個人,一直都是…
「AKIRA!」
KEISUKE從人群裡跑出來,擋住村民的視線。

「KEISUKE…」AKIRA詫異的看著平常溫順的他。
「AKIRA救了大家一命,我不懂為什麼大家要如此對待AKIRA!」KEISUKE大喊。
「他已經不是人類了,大家都看到AKIRA居然一個人就把那隻怪物給殺了,還喝那隻怪物的血,你要我們怎麼相信他不會殺了我們。」
「就是就是!」
「趕出去!」
「殺!」

看著村民的反應,AKIRA終於出聲
「KEISUKE,不要緊,我離開就是了…保重。」
收起小刀,AKIRA瀟灑離去。
他的離開,對大家都好,他已經不是人類。
KEISUKE你要保重,別畏畏縮縮了。AKIRA心想。
「等…等等我阿!」
聽到聲音,AKIRA愣住,停下腳步轉頭。
不遠處,KEISUKE往他這跑來。
「KEISUKE你怎麼…」
「我要跟AKIRA…一起…」KEISUKE一邊喘一邊說。
「你不怕我殺你了?」
「為什麼要怕,我的命是AKIRA救回來的。雖然我不是很厲害,但是我可以幫AKIRA洗衣作飯打理生活。」
「你…」AKIRA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AKIRA讓我跟著嘛…還是…你嫌棄我…」
好像狗狗,AKIRA看到KEISUKE可憐兮兮的表情想著,最後忍不住笑出來。
「我不會嫌棄你的,本來就不可能。」
「太好了!AKIRA!」KEISUKE抱住AKIRA高興的歡呼。
真是的…AKIRA無奈的笑。

後來,他們在山的深處蓋了間小屋,過著自給自足的日子。
雖然不方便,但是這樣平靜的日子才是最幸福的吧!
可能是太幸福了,時間流逝的太快,讓AKIRA措手不及。
轉眼間,KEISUKE倒在床上,蒼老的他,用著布滿粗繭還有皺紋的手正握著AKIRA的手。
非人的AKIRA外貌還是跟那時後一樣美好,KEISUKE看著他。
「謝謝你…AKIRA我好幸福…」
「該說謝謝的人是我...」AKIRA努力維持內心的平靜,但眼眶的淚不斷打在床鋪上。
「只可惜...沒辦法在陪AKIRA了...」
「我...」AKIRA握著那隻手的力道加重了。
「AKIRA...聽我說...」
「嗯...你說」
「我...喜歡你...一直都...喜歡你...」
KEISUKE笑著說,表情是那麼的幸福還有滿足。
他們,好像回到過去單純的時光。
慢慢的,手的力量消失了。
「KEISUKE... KEISUKE... KEISUKE...」
AKIRA呼喚著他,但是呼喚的人已經在也醒不來了。
KEISUKE......

那天,也是下著雨...


「AKIRA」
SHIKI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放下自己的刀,盯著他。
「嗯?」
「你哭了」
摸上臉,是淚水。
「原來我...還會哭啊...」
AKIRA苦笑著。
SHIKI瞇眼,用力的把他走,推倒在床。
「你是我的所有物,你居然想著別人哭,我要讓你明白,你的淚水只能為我流。」
SHIKI邊說邊動作,利索的把AKRA脫光光。
「你!住手!」
「你是我的。」
雨夜中,交疊的身影在投影在白色的牆壁上。

【FIN】
  1. 2012/10/15(月) 22:38:46|
  2. [N+C]妖魔日常系列
  3. | 引用:0
  4. | 留言:0
<<3.白天的基拉魯也是很熱鬧的!! | 主頁 | 這輩子沒那麼蠢過!?>>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520sagaaphro.blog138.fc2.com/tb.php/83-3a00615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