橡皮鴨與玫瑰

在虛實之間如何選擇

預見未來【路布】

【R面】
這是裡是哪裡?路德在黑色的虛空中想著。
前一秒他還在花房整理今天要販售的白色石楠花,好像是他稍微後退了,然後就掉下來。
這是聖女大人的惡作劇嗎?感覺一點也不像。
看來他好像掉到了不同的空間了。
他還要飄多久呢?應該不會太久,大小姐發現他不見了馬上就會來找他了。路德決定放空,反正安全無慮而且現在的他也只能等在救援,不如探索一下這裡有什麼。
像是游泳一樣滑動手,這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發現前方好像有光,路德輕鬆的滑像那裡。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道白色的大門;路德碰觸大門,在沒有施力的狀況下門緩緩的動了。
白光過後,是一個充滿齒輪跟時鐘的地方,除了機械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生命,沒有溫度,路德往前探視,一邊好奇這裡的主人事何許人也。
慢慢的,路德走到這空間的最底時,他看見了一幅畫像,還有一個背影。
亞麻綠的長髮,末端帶了些捲度,深紫色的大禮服讓背影看起來更加嬌小,從側邊突出的如果他沒判斷錯誤,應該是白玫瑰,但是尾端怎麼有些枯黃。
「是誰?」熟悉的語氣,熟悉的聲音,連轉過來的臉也和那個人極其相似,但是那雙蜂蜜色的眼睛卻充滿著悲傷和思念。
「布勞…?」
「布勞?好久沒有人喊我這個名字了,好久不見了,路德。」那個人笑了,溫潤的笑容也與他岀如一轍。
「我是這裡的主人,他們都稱呼我為時間魔術師。」
「這裡是哪裡?」路德問。
「這裡是我所構築出來的空間,看來你是從虛空中跑進來的吧!」"布勞”說。
「要不要喝杯茶,雖然我不知道我還記不記得怎麼泡…」
「如果是你泡的,我倒是願意試試。」路德笑說。
「那在此地稍等。」一個響指,一張桌子和兩張舒服的椅子出現,路德碰碰椅子,確定它非幻影,才坐上去。
抬起頭,他看著那幅畫像,畫框的年代久遠,但是畫像確如頭剛錶框一般的艷麗。
那是幅人物畫,是自己,如果推算無誤,泡茶的人應該是未來的布勞,為什麼只看他一個人在這麼寂寞的地方,未來的自己為什麼沒有陪著他,路德深思。
「你在想什麼?」聲音讓路德回神,長髮的布勞看著他。
「沒...只是好奇你為什麼只有一個人?」
聽到路德的詢問,長髮的布勞頓了下,然後拿起茶壺,道出熱騰騰的紅茶,放在路德面前。
「請用,小心燙。」
「謝謝。」
「還可以嗎?」
「很好喝,跟布勞泡…我是說那邊的布勞泡的一樣好喝。」路德趕忙澄清。
「不用慌張,我知道你說的是過去的我。」
「過去的…你?」
「恩,你沒聽錯,對你來說,我是未來的布勞。」長髮的布勞慢慢的說。
「這麼說,你復活了?」
「是啊,不只是我,你還有其他的戰士們都復活了,但不同的是,你們會因為時間老去,但我的時間,停止了。」
布勞放下茶杯,看著畫像。
「那幅畫是我畫的,在你過世之後;時間對我來說失去意義,只剩下回憶過往,後來我創造了這個世界,也在那時候畫了這幅畫。」
「你是這個世界的創造者,應該可以弄些花草或是小動物之類的,用不著這麼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是過很多方法,都沒辦法讓生物在這裡生存。」
看到長髮的布勞又露出苦澀的表情,路德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說。
「你可以再試試看啊!布勞我不知道未來的你經歷了什麼,但是我…我沒辦法看你這樣;既然你自己創造不了,你可以試試看從外面弄些花苗養起,不要讓自己的心因為時間風化,未來的我也不會想看到這樣子的你。」
「是…嗎…我從來沒想過,也許你是對的。」布勞看著路德,淡淡的點頭。
「看來,時間到了,你該回去了。」長髮的布勞舉起手,只向門口。
紫色的大禮服,氣喘吁吁的布勞慢慢的跑向路德。
「布勞!」路德從椅子上站起來,迎向布勞跑去,然後抱住。
「路德,還好你沒事!我來…接你了!」看到眼前的人沒事,布勞放心的笑。
白色的空間慢慢的後退,路德跟布勞訝異的看著白色的那端。
『兩位路上小心,願我們不用再相見』
布勞牽著路德,下一秒他們回到了熟悉的星幽界。
「那個人是誰?長的好像我。」布勞這時候才問路德。
「未來的你。」
「未來的我?為什麼會只有他一個?怎麼沒有你?」
路德沒有回答他,只是緊緊的抱住布勞。
「路德?」
「沒事…讓我多抱抱你。」
「歐…」
布勞,我們別復活,呆在這裡好不好?
我不想看到你的未來是那麼的孤單。
路德在心裡頭小聲的說。

【R面完】


  1. 2013/03/06(水) 02:52:34|
  2. [UL]無所不包
  3. | 引用:0
  4. | 留言:0
<<反正大小姐們就是用喜歡那些『硬霸』角色對吧!(吐槽 惡搞) | 主頁 | 坎特雷拉【撒布 隆布有(一點也不快樂的慶生文)】>>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520sagaaphro.blog138.fc2.com/tb.php/116-8ceb52d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